本站内容来自网络、遵守国家法律!如违规请发邮件:uak226620@163.com 处理
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儿女抢着为父亲捐干细胞 父亲骨髓恢复正常造血
2017-10-12 14:06

  一双儿女抢着为垂危父亲捐干细胞

  “爱的干细胞”创造生命奇迹 父亲骨髓两周后恢复正常造血

  身患血癌的父亲生命危在旦夕,一双儿女抢着为父亲捐献造血干细胞,最终儿子成功捐献。

  “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创造了生命的奇迹。”昨天,到武汉市第一医院血液内科复诊的万先生各项血检指标正常,继续处于完全缓解状态。“骨髓2周就恢复了正常造血,病情最深程度缓解,非常罕见!”主治医生周英感叹,万先生微移植的成功不仅是他生命的“重启”,也实现了湖北省微移植治疗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零的突破。

  父亲半月输血近万毫升

  58岁的万先生家住青山。2014年3月,他的双侧膝肘和肩关节突然疼痛不已,还有些低热。他以为自己患上了痛风,在家吃了些消炎药后,症状稍有缓解,他便没有往心里去。2个月后,他因腹痛腹胀到附近医院就诊,检查发现白细胞增高,在市第一医院血液科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(简称“急淋”)。经过7个疗程超强化疗,万先生的病情完全缓解。

  之后的两年,一直都很稳定。今年1月1日,他到医院复查,血液指标再次出现异常,骨穿结果显示白血病复发。老人患上“急淋”,如果不做骨髓移植,很难活过一年。万先生这才告诉医生,自己患有严重的“幽闭恐惧症”,即便是打了安定也无法完成核磁共振检查,更别说要独自一人在移植舱里呆上几十天。

  此时,万先生已经出现凝血异常,皮肤、消化道、泌尿道不停出血,每12个小时输一次血依然止不住血,半个月内输血近万毫升。生命危在旦夕!

  血液内科主任程辉和管床医生周英会诊后,为他制定了“微移植方案”,通过输注亲属的造血干细胞来“剿杀”血液中的癌细胞。

  儿女抢着要捐干细胞

  “这几年生病早就花光了家里的钱,不能再伤了孩子们的身体。”听说要用子女的干细胞给自己治病,万先生一口回绝。

  从深圳赶回来的23岁儿子虎子和已经出嫁的32岁女儿静静,瞒着父亲找到了周英医生。“父亲生病时我刚上大二,除了周末和放假能来陪一陪他,我什么也做不了,现在好不容易可以为父亲做点事了,一定要采我的血!”一向沉默寡言的虎子抢先向周医生表达了自己的意愿。

  “我弟弟才刚上班,还没有交女朋友,我已经结了婚生了伢,要采肯定是采我的!”静静把周医生拉到一旁,坚持要求采自己的。在周英的记忆里,每次在病房里见到虎子,他都是安静的坐在一旁,父亲感觉不舒服了,他总是会很紧张的找到医生,守在一旁看着医生治疗;静静每次和老公来医院探望,总是忙前忙后,把父亲照顾得无微不至。

  看着这双懂事的儿女,周医生的眼睛有些湿润。

  听说选中弟弟捐干,静静再次找到了周医生。“所有移植优先选择年轻男性,他们的干细胞质量更好。”周医生解释说,女性怀孕、生产时,血液中会产生抗体,增加移植的排斥反应。得知弟弟的干细胞对父亲的病更好,静静这才作罢。

  父亲成功“重启”生命

  虎子采干细胞那天,敏感的万先生从妻子的神情中察觉出异常。追问得知儿子正在采干细胞,这个强化疗期间再难受都没有哼过一声的汉子,哭得泣不成声。

  目前只有北京开展了“急淋”的微移植治疗,湖北还是个空白。让程辉和周英惊喜的是,做完微移植2周后查血,万先生的血液中就找不到癌细胞了,骨髓穿刺也没有找到癌细胞。

  赶在春节前,万先生出院回家了。

  万先生已停止化疗7个月,随访结果显示,目前仍处于完全缓解状态。

  “即使做骨髓移植,最好也只能达到这个效果。”周英坦言,从来没有想过能取得这么好的疗效。万先生用最小的经济和健康代价,换取了最好的治疗效果。

  “是这份爱的干细胞创造了奇迹!”

  周英告诉记者,白血病的治疗首选骨髓移植和干细胞移植,对于那些因为身体条件受限或是年龄太大无法做移植的患者,可以考虑化疗联合微移植的方案。

  她解释,与传统移植不同,微移植不受配型的限制,血缘亲人都可以成为供者,只需要采集少量的干细胞回输到患者的体内即可,这些新的干细胞就能将血液内的肿瘤细胞剿杀。“费用只需传统移植的1/10,移植相关死亡风险为零。”

  由于“急淋”的复发率非常高,万先生随时都有复发的可能,因此他每个月都需要去医院复查。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万先生处于完全缓解期。女儿静静说:“下次如果爸爸还需要用干细胞,就采我的。”

  记者刘璇 通讯员严睿 彭夏丽

  前天,万先生(中)来医院复查后与医护人员合影

  主治医生周英供图

上一篇:崇德行善、见贤思齐 2017“感动中原”暖心启程

下一篇:没有了



泰闻网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,请联系我们:uak226620@163.com;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,并致以诚挚歉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