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立雯奇遇记

时间:2018-09-13
个性开放的立雯在山中迷路,又逢暴风雨,所幸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栋农舍,于是便前往躲雨。
“老伯,我能在您这儿打扰一晚吗?明早雨一停我就走。”立雯向正在农舍里翻着稻草的老人恳求着。
老人抬起了头,瞇着眼上下打量着立雯答道:”我这儿十几年没人上来了,方圆十里可只住着我和我那两个不懂世事的傻小子,小姑娘难得来这儿,也算是有缘了,不过….”
老人歇了口气接着又说:”这草茅唯一能睡人也只有屋里的这张床,我们爷三儿躺下也是胳臂挨着胳臂,今晚风雨大,老头我得到屋边牛舍去守着我那几条耕牛,小姑娘就委屈和我那两个傻小子挤一挤了”。
听到这儿,就连向来生冷不忌的立雯也不禁皱起了眉头,老人自然也看出立雯的不悦忙道:”小姑娘,妳放心,我这两个小子,从小生长于山中,男女床第间事丝毫不懂,对于小姑娘妳的清白当然无损”
立雯听了老人的一番解释,也就释怀,于是向老人福身说道:”那就麻烦老伯了”
老人带着立雯走入屋内后道:”乡下人睡的早,这两个小子已经睡了,小姑娘自己挪地方睡,老头我有农事要忙,不多陪了”
老人走后,立雯望着床上的两兄弟,心中想着,不愧是做庄幏的人,体格可比一般人壮多了。
这时,只见右边的少年翻了个身,壮硕的阳具,从裤缝边钻了出来,立雯心中不免打了一个突,自己阅人无数,也没见过这么伟大的,立雯吞了吞口水,这趟山游,折腾了几天,遇上了这样的宝贝,到也不虚此行,于是也顾不得矜持,伸出左手,紧紧握住少年密林昂首的硬棒,不断摩擦着,温热呈赤黑色的男茎,在立雯的来回操弄下,急剧膨大,这时原是熟睡的少年也因此而惊醒。
那少年原在睡梦之中,忽然觉得有人抚弄其下体,但因忙了一天农事,也不以为意,后来感到一股暖意涌上,意识渐渐清醒,但又如昇天般的飘然,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无不痛快。
那少年睁眼一看,只见一貌美女子正套弄其下体,便道:”小姊姊,妳弄得我好像要尿尿了”
立雯想,那老农到也没骗人,这两兄弟果然未曾人事,心中便起了个念头,对少年说道:”我这样弄你,感觉不好么?那么我就停手了!。”
那少年一听,急红了脸,忙道:”小姊姊别歇手,是我说错话了。”
立雯微微一笑,略催劲,那少年难耐的扭转身体,不安份的摆动,一张脸胀的紫红,发出”呀…. 啊….! 呜….”悲鸣似的声音。
立雯低下头,张嘴便含,只吓的那少年回了神,想起幼时听爹说过山里有吃人便器的妖精,想要阻止却使不上力,还没会意过来时,便只觉的整个阳具被溼热的口腔包围着,心猿意马,等到立雯舌尖送来时,脑海中更是一片空白,喊道:”不行了,小姊姊,我要尿出来了”
随之,辣热的液体自阳具的前端流出。
“二呆,你怎么了?咦,这位姊姊是谁?”立雯只顾把弄那少年的阳具,那知睡在一旁的另一少年已经坐起,原来这两兄弟名叫大呆,二呆,深山中向来无其他玩伴,又自小没了亲娘,故彼此特别友爱,那大呆睡梦中听到惊呼声,还道是二呆发出的梦语,待坐起要探视弟弟时,看到床尾弄箫的立雯,心中不免一惊,那立雯听到大呆的声音忙抬头一看,眼光恰与大呆眼光相对,不禁出了神,还道是庄幏汉向来粗鲁,可是眼前这少年唇红齿白,眉清目秀,可一点也没乡下人的样子,二呆还未待立雯回答便抢着说:”大哥,这位姊姊医术好高,刚还把我鸟儿里的脓给吸了出来。。”刚才立雯把二呆弄出精来,大呆在旁早已看到,现听二呆解释,便真以为立雯是来为二呆治病,忙对立雯打揖说道:”感谢姊姊为我二弟治病”
立雯一听,噗嗤一声,心中不免暗笑这两兄弟蠢的可以,又见这两兄弟英俊潇洒,天负异秉,便顺水推舟道:”先别谢我,看你两面色仍呈病相,若不医治,三个月后,病入膏肓,药石无效”
这话若在早些时候,大呆那里会信,但想到二呆身子向来强壮,但仍流出这么多脓水来,又想起当年,自己的亲娘死前也是未发任何病徵,不免吓出汗来,忙向前拜倒,说道:”请女神仙救我兄弟性命。”
立雯微微一笑,知道这两兄弟已入其圈套,想这胯底小穴已多日未尝男根滋味,今日在这穷乡僻壤得这两根瑰宝,恰可解小穴多日的饑渴,正得意之时,忽然想起一事心中暗叫不妙。原来那立雯日前出游,那里会想到这几日还有机会做爱呢?便将平日吃的避孕丸停掉,这两兄弟又蠢,玩玩可以,若为此而怀孕,那可大大不值了。
立雯找了找随身的皮包,也不知是那次留下的两枚小夜衣,解了立雯的燃眉之急,立雯欠一欠身,向这两兄弟说道:”要治病可以,不过你们可得戴上这套子,免得我因此而怀孕,”大呆,二呆怎知这等男女间事,只为能活命,便依立雯的指导戴上套子。
于是大呆,二呆随着立雯摆布,兄弟两都曾和父亲学过一些拳脚,还以为立雯要他们做的姿势也养身延寿的密术,便依样做了起来,两男一女如鱼得水,大呆,二呆为了活命自然卖尽了力气,立雯更是或吸,或舔,或含,时而在上,时而在下,戚眉,嘤啼,娇喧,如此直玩到破晓,雨停为止。
立雯见天已放晴,也不顾那老农还未回来,便向大呆,二呆告辞离去,一夜云雨,大呆,二呆自然捨不得立雯离去,但只以为立雯为世外神仙,故不敢多留,只噙着泪目送立雯离去。
时光匆匆,已经过了四十年。
这日,大呆,二呆一如往日,在田中挥汗除草。
二呆若有所思的对大呆说道:”大哥,你还记得神仙姊姊吗?”
大呆停下手边工作,叹了口气道: ” 唉,怎么忘的掉呢?若不是神仙姊姊
今天我俩还有命在吗?更何况那晚是我最快乐的经验”
二呆顿了一顿,又问:”可是,你还担心他会怀孕吗?”
大呆道:” 时间都已经过了这么久,我想应该没有关係了”
二呆拍手说道:”那好,我们可以把套子拿掉了吧?”